主页 > T迈生活 >创意生意(上)‧创意玻璃‧刘建文一切从店开始

创意生意(上)‧创意玻璃‧刘建文一切从店开始

2020-06-19  浏览量:514

创意生意(上)‧创意玻璃‧刘建文一切从店开始当创意人走上创业之路,又要如何将文化与生意结合呢?槟城就有一些年轻人,靠着自己的创意自创品牌,渐渐在各个领域撑起一片天地,并且沉静而有计划地铺展起步。35岁玻璃艺术创作者刘建文,是典型热爱创作的年轻人,他努力将创意发想实现在玻璃上。回想来时路,虽然不被看好,但他没有挫败,而且愈战愈勇。甚有艺术个性的建文,还在店门前作了一个装置艺术,希望能为环境製造一些创意。即使人家不懂得欣赏,他说,管不了那幺多,想做就去做了。槟城Kelawei路上,远远就看到一家玻璃艺术坊Ibox Glass门前,立着一座超现代感的装置艺术,七彩晶莹和独特的灯厢设计非常显眼,这样的创意,给槟城角落增添了不同的风景,路过的都会忍不住多看它一眼。“大马不像欧洲国家,在街头做装置艺术必须得到政府批准,既然不能在街上做,就从店开始吧。”刘建文这幺说。玻璃是大众生活的一部分,但在刘建文手中,它既是一件产物,也活生生是一件创意作品,拥有一份执着的追求,刘建文努力地创造出了梦幻般的艺术世界。刘建文的玻璃创作是源自于偶然。从小,骨子里就对艺术有无限想像,19岁时受到隔壁家摄影师的影响,启发了他的潜能,让他一头栽进了艺术创作的领域里。“才刚毕业,邻居拿了一台相机和一卷胶卷给我,要我尝试去玩,我什幺都不会,就慢慢摸索。而他,教了我一件很重要的事,就是'看’。”刘建文学到了用自己的角度来看世界,从镜头抓住所看到的微妙,这个发现让他感觉世界好像开了一扇窗。从拍摄到创作玻璃变化多20岁时,他开了生平第一间工作室,帮人家拍摄特辑,辗转之下,他又与朋友到玻璃厂当学徒做相框,一直到被调到工厂作玻璃,他才发现,原来玻璃可以有这幺多变化。学了六七年,他遇到了另一位影响他很深的玻璃艺术师傅,这一次,师傅是教他怎幺“想”。“师傅给我一块木头问我,你想到什幺?要怎幺做?”师傅什幺都不说了,只留下问号,要他靠自己发想独特的作品。建文就开始每天不停在想人家没做过的,想做人家做不到的,向高难度挑战。此刻,他就醒觉到有技术是不够的,若没有创作和发挥,也是徒然。不断的累积经验之后,5年前,他创立了玻璃艺术工坊Ibox Glass,但是要在创意与市场通路间取得平衡,进而厚实品牌的基础,实现创业却原来一点都不容易。“这一次,我遇到了第三个影响我很深的人,他教我怎幺‘算’,要我开源节流,计算每天的开支收入。”于是他的创业就在“看、想、算”之中慢慢成形。有目标感觉对就勇往直前 只有1000令吉就创业了,刘建文拥有非一般人的毅力和勇气,也因为执着,使得他在这一条路上一直勇往直前,“做一件事不用想那幺多,只要觉得对的就去做,最重要有目标。”资金少并没有成为建文的阻碍,没钱买材料,他就先在垃圾堆里一件件去捡,小小地拼凑起来,或者向人家讨割剩下的玻璃碎片搬回家。朋友还笑他,捡垃圾来做什幺!?这一点都没有挫到他的锐气,他觉得对了就去做,只管在家东凑西凑,将不同的玻璃熔在一起,不停地研究。刚开始经常失败,破碎的作品已不计其数,他笑说这种“垃圾”家里还有很多,但是只要再花时间分类,就可以循环製作了。等到产品成功製出来了,他又面对了另一个问题,谁会来买呢?于是,他先自掏腰包,把二三十件作品拿去送人,让人家摆在家里,期望有人看到了就会找上门,就这样一步一脚印,跨出了他创业的第一步。把玻璃艺术变为家居设计以前,刘建文只是创作一些艺术品,但是单搞艺术很穷,俨然孤芳自赏,为了生存,他就把玻璃艺术吸纳成为家居设计,让作品更具实用性。在新技术与新工艺的帮助下,他的作品如屏风、玄关、壁饰与背景墙等等,其中时钟、门牌与镜子更是他的得意作品,他的玻璃艺术逐渐绽放出异样光彩,同时也引来了青睐。他说,很多时候灵感是来自客人的想像,“有个朋友说家里门牌很难看,就请我设计,我就从中发想,再继续演变,接着就吸纳成了店里的产品之一。”因个人喜爱不同,客人也直接参与了设计,提出需求,具有冒险精神的刘建文都会做出来,“这不但提昇了大众个人艺术的想法,让他们参与设计,生活素质无形中就提高了。”玻璃对他而言是材料也是文化玻璃对刘建文来说,不单单是一种材料,还是一种文化,它和中国的陶瓷一样,是极具表现力的一种空间元素,更是最具艺术表现力的材质。这样的独一无二,让他更忍不住地爱上玻璃艺术。他说,现代很多人都用电脑画画,在纸上作艺术,他之所以喜欢玻璃艺术,是因为它可以触摸得到,而且这是传统手工艺,必须用手工细凿慢雕,这就是它珍贵的地方。“像时钟、门牌、镜子,十年前与十年后都是大同小异,若用新的材料作出新的产品,生活上也变得很有趣,以前,看到杂誌就觉得人家的作品很美,与其欣赏,不如自己动手吧。”每一次问题都是学习拥有了技术和创意,又有了自我风格的品牌,若再加上创业,就要涉及更多层面,问题不断浮现,对刘建文来说,每一次的问题都是一次学习。“请来了一个安娣,她没有技术,完全不懂得怎幺下手,这时问题就来了。”他开始了解到产品要保持素质,就要分工,将製作过程分成几个简单步骤,每个人就跟着样版製造,慢慢解决问题。但是玻璃艺术作品製作好了,又要怎样装卸呢?于是,刘建文在送货时,看到装修工人就上前攀谈,慢慢偷师。刘建文的积极,一直让他不断进步,不耻下问,也让他一直走在别人前面。製造过程迂迴辗转,他还面对了安全性的问题,刘建文指着自己的手说,割伤的经验已经不计其数,玻璃又重,切割放置都要很小心,一些年轻人吃不了苦不到一週就走了。看刘建文说时轻鬆,殊不知理想与现实俨然有很大的差距,但显然刘建文一点都不害怕,他的毅力让人佩服。从槟城开始推广玻璃创作看到外国街头装置艺术那幺普遍,槟城却寥寥可数,刘建文总是蠢蠢欲动想创作一个,但是街头创作必须得到政府批准才行,而玻璃材质易破的特性,不容易被当局接受。刘建文就决定先在店前作个实验品,于是超现代的玻璃艺术灯厢就出现了。刘建文俨然有着艺术家的特立独行,一完成他就忍不住问朋友:“漂亮吧!”“我国没有这种创作环境,装置艺术也不受重视,其实街头艺术是很美的,同时也提昇了人们的生活素质,像废纸、垃圾也是很好的艺术品,但是如果只有一个人在做很难,希望大家一起来参与。”他先从槟城出发,将玻璃艺术推广出去,也希望透过玻璃的创作,使槟城更有文化艺术气息。IBOX INTERIOR SDN. BHD地址:171, Jalan Kelawai, 10250 Penang, Malaysia. 电话:017-4376880/016-2106880Email:[email protected]/副刊‧报导:许柳青‧2008.09.29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推荐

最新文章

热门文章